聽風的歌-村上春樹Quotation


1.所謂完美的文章並不存在,就像完美的絶望不存在一樣。(p15)

2.八年之間,我一直這樣左右為難。-八年,一段漫長的歲月。當然,只要能夠繼續採取一種從任何事物都能學到一點東西的姿態的話,年老或許並不怎麼痛苦。這是一般論。(p15)

3.現在,我想說。當然問題依然一個也沒解決,說完以後或許事態仍然完全相同。結果,寫文章並不是自我療養的手段,而只不過是對自我療養所做的微小嘗試而已。但是要說得坦白真誠卻非常困難,我越想說實話,正確的語言就越沉到黑暗深處去。我並不想辯解。至少在這裏所說的,是現在的我的最佳狀態。不需要附加什麼。不過雖然如此,我還是這樣想:搞不好很久以後,幾年或幾十年後,可以發現得救了的自己。(p16)

4.寫文章這種作業,是對無法改變的自己,與包圍著自己的事物之間的距離,作一個確認。必要的不是感性,而是尺度。-哈德費爾(p18)

5.十五年之間,我拋棄了所有的一切,而另一方面卻幾乎什麼也學到。這底對嗎?我也無法肯定。變輕鬆了倒是真的,不過等到年老將死的時候,一想到自己到底留下了什麼,就覺得無比的恐怖。自己燒完之後,連一根骨頭都不剩下(p18-19)

6.擁有黑暗的心的人,只做黑暗的夢。更黑暗的心連夢都不做。(p19)

7.我在記事簿正中央劃一條線,左邊將那期間所獲得的東西寫出來,右邊將失去的東西記下來。失去的東西、糟蹋的東西,尤其是拋棄掉的東西、犧牲掉的東西,或落空的東西⋯這些到最後我沒辦法全部記完。我們努力想要認識的東西,和實際上認識的東西之間,橫跨著一道深淵。不管你拿多麼長的尺,都無法測量出那深度來。我能在這裡寫出來的,只不過是list而已。既不是小說也不是文學,更不是藝術。是正中央只畫一條線的一本單純的筆記而已。教訓或許有一點。(p20)

8.因為對已經死掉的人,大部分事情好像都可以原諒似的。(p30)

9.所謂文明就是一種傳達,他說。如果有什麼不能表達的話,就好像不存在一樣。(p38)

10.房間整理得很整齊,不過那也不只不過到某種程度為止,再進一步就沒辦法,只好放棄的那種氣氛,飄散在周圍,使我心情有幾分沉重。(p49)

11.如果哭得出來一定會輕鬆一點吧!我想。但是她沒有哭。(p50)

12.或許曾經是美好的時代。(p60)

13 .如果能夠不麻煩任何人而能活下去,不曉得該多好。(p102)

14.時間還綽綽有餘,而該做的事一件也沒有。(p112)

15.輕微的南風,吹送過來海的香氣和曬熱的柏油氣味,使我想起從前的夏天。女孩子肌膚的溫暖、古老的搖滾樂、剛冼好的button-down襯衫、在游泳池更衣室抽的煙味、微妙的預感,都是一些永遠沒有止境的夏天甜美的夢。然後有一年夏天(到底是那一年?)夢再也沒有回來過。(p113)

16.街上住著各種人。我在十八年之間,確實在那裡學到很多東西。街在我心裡牢牢地紮根,回憶中的一切幾乎都跟這裡結合在一起。可是上大學的那個春天,離開這條街的時候,我從內心深處覺得鬆了一口氣。(p117)

17.巨大往往㤦一個事物往完全不同的方向改變。(p127)

18.世界上有些事情是沒辦法解決的。⋯所以早一點覺悟的人應該努力稍微變得強一點,至少做個樣子也可以。對嗎?強而有力的人那裡也找不到,只有會裝成強而有力的人而已。(p129)

19.人生是空虛的,但是當然有救。因為並不是一開始就完全空虛的,而是我們在非常辛苦又辛苦的重複之下,拚命努力把它削減,最後變空的。-哈德費爾(p131)

20.我非常討厭說謊。說謊和沉默可以說是現代人類社會裡日漸蔓延的兩大罪惡。事實上,我們經常說謊,動不動就沉默不語。不過,如果我們一年到頭說個不停,而且一定只說真話的話,或許真實的價值就要喪失殆盡了吧。(p139)

21.人不管從怎麼悲慘的事情都可以學到一點什麼,因此才能夠繼續活下去,那怕多活一點也好。(p156)

22.一切的東西都過去了,誰也沒辦法捉住這些。我們就是這樣活著。(p161)

23.這本小說是從那種地方開始的。至於繞到什麼地方了我也不知道。「比起宇宙的複雜度來,我們這個世界簡直像蚯蚓的腦漿一樣。」哈德費爾這樣說。(p167)

留言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