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綠野仙蹤(Quotation)


1.⋯我不要別人叫我傻子!⋯如果我的頭一直都塞著稻草,而不是像你一樣裝著腦袋,我這輩子又要怎麼獲得知識,明白道理呢?(p33)

2.而少了腦袋的稻草人還是會筆直地向前走,一腳踩進坑洞裡,然後整個人摔在硬邦邦的黃磗上。不過,他永遠不會因此而受傷,桃樂絲會拉他一把,讓他站穩來,他再趕上她,並快活地挖苦自己的不幸。(p36)

...

綠野仙蹤-李曼‧法蘭克‧鮑姆



出版社:逗點文創結社,作者: 李曼.F.鮑姆,譯者:陳婉容,出版日期:2013/02/06

對於<<綠野仙蹤>>的記憶是來自小時候看的卡通,但大概也只記得桃樂絲、稻草人、錫人和獅子這些人物角色,甚至連托托我都忘了。這次因為逗奌文創結社的關係,買了這本書,重新溫習一下這個冒險故事。

我知道<<綠野仙蹤>>一開始是寫給小朋友看的童話書,不過我覺得書中那種簡單易慬的道理,長大之後再看,卻更顯珍貴。或許有太多重要的事,隨著年齢的增加,就被逐漸的遺忘了。在教書的過程中,我常看到小朋友們被一點小事就逗笑,可能是一張歪七扭八的圖,或一個平凡無奇的遊戲,望著他們,我心懷羨慕的想著,曾幾何時,我也是個孩子。

...

太多幸福-艾莉絲•孟若


出版社:木馬文化,作者: 艾莉絲.孟若,譯者:張茂芸,出版日期:2013/12/04

第三本孟若的書了,若是以為再不會有驚喜,那可就錯了。孟若跟我所知道的一些其他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不太一樣的地方是,她的書唸起來不會很沈重。沒有時代的國仇家恨,或讓人心碎痛哭的歷史悲劇,她講的是我們再也熟悉不過的日常生活,我們和她的故事沒有遙遠的距離。

...

一個乾淨明亮的地方-海明威




出版社:逗點文創結社,作者: 海明威,譯者:陳夏民,出版日期:2012/08/31




之前從未曾讀過海明威的作品,連他最有名的「老人與海」也沒唸過,說來真是不好意思。這次會買這本短篇傑作選,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想支持一下「逗奌文創結社」,還有也是被書腰上的文案所吸引。-「你有青春、自信、還有工作。你什麼都有。」「那你又缺了什麼?」「除了工作,我什麼都沒有。」一直以來關於「工作」這件事我有很深的感觸和左右為難,總之這樣狀態的自己拿起了海明威,希望找到些許的慰藉。

...

那些


那些割捨的,是不要的,還是得不到的?

那些放棄的,是戰敗的,還是不戰而降的?

遺忘,是選擇,還是不得不?

昨晩,我夢見我不顧一切要跟著夢想遠走高飛,

卻一直找不到腳上要穿的鞋。
...

月亮與六便士-毛姆


出版社:麥田,作者:威廉.薩默塞特.毛姆,譯者:陳逸軒,出版日期:2013/12/05

每次在談論一個作者的時候,我都喜歡講講和她/他第一次相遇的情況。在大學的文學課上第一次接觸到毛姆的作品-「人性的枷鎖」,一部毛姆半自傳性的成長小說。我記得當時非常受不了男主角菲立浦,對他老是自找苦吃去愛他不值得愛的女人,感到莫名其妙。想不到類似的情節又出現在「月亮與六便士」裡面,只是這次是一個男人不顧一切的去照顧(?)另一個男人。我不禁想問是否毛姆的作品中永遠都要有一個虐待狂和被虐狂。還是這就是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模式,一個人付出的多,另一個人被動的接受。但是我認和別人來往最好要做到公平,我所謂的公平不是說你對A要和對B一樣好,而是你對自己要和對別人一樣好。也就是你不要去愛別人勝過愛自己,最多也只可以做到「公平」。譬如說,如果我非常喜歡一片餅乾,我無法做到全部把它送給別人,但我盡量做到分別人一半因為對方是家人,是朋友,是愛人。犧牲自己去愛別人或和別人建立關係,這樣的狀況會無法長久,有一天會累到再也不能付出,而且套一句老話,不愛自己如何去愛別人?

...

工作


為什麼要假設,做自己喜歡的事會無法生存下去?

如果是喜歡的,拚了命也要去追求。

難道做著自己不喜歡的事,感覺到的不是只有虛偽?

不是喜歡,而是需要。

需要一份工作,來提醒自己現實的存在。

那條和幻想之間的分界線,有時模糊不清,

我怕跨越了,再也回不了頭。
...

想像


我想在一個離書近一點的地方,我想在離一個夢想近一點的地方,如果我缺乏的不是勇氣。

為什麼不能活得自由一點,為什麼不能隨心所欲?

會責備自己嗎?十年、二十年,當以後回頭看的時候?

我總是在想像自己,已經離開這個地方。

如果現在就出發的話,明天就可以到達目的地。

如果現在就行動的話,事情可能就會有轉機。

新的生活面貌,新的角色。

想像在另一個世界,真實的我卻在這一頭。

之後我會取笑那些虛無漂渺的想法,

學會克制自己,抵抗那美好的誘惑。
...

恨,友誼,追求,愛情,婚姻(感情遊戲)-艾莉絲•孟若


<留存的記憶>故事開始的比較不會讓人摸不著頭緖了。一對夫妻正準備要去參加老公好友的喪禮,因為這樣妻子遇見了老公好友的醫生。妻子為了去養老院看姨媽所以沒和老公一同離去,而此時醫生主動說要開車送妻子。妻子和醫生一起去了養老院,離開那以後,開車到醫生暫住的公寓,直到天黑他們才分手,妻子想親醫生道別,但他說:"不。""不,"他說,"我從不。"

妻子回到了丈夫身邊,陪著他直到他過世。她把那天發生的事好好的記住,在心中再次體驗然後永遠封存起來。她沒有再見過醫生。

...

恨,友誼,追求,愛情,婚姻(感情遊戲)-艾莉絲•孟若


<蕁麻>也是以第一人稱「我」來敘述,故事從中間的部分開始,然後在時間軸上往前或往後推移。故事往前說到「我」八歲的時候喜歡上一個來家裡幫忙挖井的九歲男孩-邁克。「我」和邁克之間純情不逾越的感情,隨著挖井的工作結束,邁克離開後也就不了了之了。「我」後來嫁給別人有了兩個女兒,離婚之後搬離和老公、女兒曾經一起生活的地方,自己住。「我」享受著獨自生活的愜意,寫作的量也比之前多了一點,她想靠寫作來維生。她認為這是她想要的,一種不受禁錮,沒有偽善、喪失自我或恥辱的生活,只不過有時她會感到一種存在感的缺失。

「我」對她的朋友夏妮談到了新生活時說:"要突破很難,但總得做。我很想念孩子們,但總要付出代價的。我正在學習放開男人,也放開自己。我在學習把性看淡,這對我來說很難,因為我原來不是這樣的。我不年輕了,但是我在學習。"(p180)

...

恨,友誼,追求,愛情,婚姻(感情遊戲)-艾莉絲•孟若



<家具>是用第一人稱的方式來講述故事,透過「我」的視角來看一位以寫作為生的姑媽-艾爾弗萊達。她和「我」家中其他的那些姑婆、姑媽、阿姨們不太一樣,她有見過一些世面,可以在一些男人的對話裡,譬如政治和世界大事,大方直接地表達自己言論。只要有艾爾弗萊達在家族聚會的氣氛就不一樣,不再拘謹和只討論生活瑣事和身體器官之類的話題。

...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