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抄寫員巴托比-梅爾維爾


出版社:群星文化,作者: 赫爾曼.梅爾維爾,譯者:林家任、廖彥博,
出版日期:2016/11/11

梅爾維爾的<<抄寫員巴托比>>讓我好驚喜,一度讓我以為自己讀的是卡夫卡的作品,同樣帶有那麼一股荒謬和令人不解。巴托比的故事和我上一本唸的<<夏先生的故事>>剛好成為兩個極強烈的對比,夏先生是怎麼樣都不停下來,而巴托比卻是怎麼樣都不動起來,只會一直說「我不願意」(I would prefer not to) ,不管別人叫他做什麼,他一律回答:「我不願意」,不工作、不離開辦公室、甚至飯也不吃;什麼都不要、不要幫助、不要憐憫、把所有的一切都丟棄了。他只會站在窗前,看著死氣沈沈的磚牆,這是一種被關住的人的舉動,在我看來,巴托比在還沒被丟進牢房之前,他就已經失去自由了。他只是有限地活著,把自己縮的極小,活在封閉的保壘裡,藉著說「不」來排斥所有人事物,別人雖然進不去他的保壘,但他也出不去,保壘最終成了囚禁自己的監獄,而他是自己的獄卒。
...

夏先生的故事-徐四金(Quotation)


1.⋯⋯當我頂著風跑,沿著學校山丘上的草地往下跑,我只要稍微跳離地面並且張開雙臂,風就會將我高高抬起,我就能毫不費力地跳起兩、三公尺高、十到十二公尺遠-可能沒那麼遠也沒那麼高,又有什麼關係!總之我差點兒就飛起來了,只要我解開大衣鈕扣,兩手抓住大衣兩邊,像翅膀一樣張開,那陣風就會將我整個高高抬起,我就能輕輕鬆鬆地從學校山丘滑翔經過山谷低地飛向森林,再飛過森林滑翔到湖邊邊,我家就在那裡,而爸爸、媽媽、哥哥和姊姊全都會驚訝萬分,他們全都太老也太重,飛不動了,我會在花園上方的高空優雅迴旋,再翩然漂到湖邊,幾乎抵達對岸,最後再從容不迫地乘風歸來,剛好來得及回家吃午飯。但我沒有解開大衣鈕扣,也沒有真的高高往上飛。並不是因為我害怕飛翔,而是因為不知道該怎麼如何降落、在哪裡降落、究竟還會不會再度降落。⋯⋯飛起來不是問題,可是要怎麼樣才能降落?(p17-18)

...

夏先生的故事-徐四金


出版社:小知堂,作者:派屈克.徐四金,繪者:桑貝,譯者:姬健梅,
出版日期:2017/04/08

"沒有人不認識夏先生,因為夏先生總是在路上。從清晨到深夜,夏先生都在這一帶行走⋯⋯"徐四金的<<夏先生的故事>>講的是一個四十幾歲的中年人,回述自己童年的過往,在記憶裡曾經有一個人的人生道路和他的人生道路有過交會,而那個人就是夏先生。

雖說大家都認識夏先生,但卻沒有人真正地瞭解關於他的一切,只曉得他從早到晚在路上不停走著,一天要走上十二、十四甚至是十六個小時。沒有人知道他為什麼而走,要走去哪,什麼時候才會停,夏先生從不和人交談,就算開口也像是自言自語,令人無法聽清楚他說的話。

至於主角是個喜歡爬樹的小孩,因為樹上很安靜,不會有人去煩他,只有風聲和寬闊的視野。更重要的是,爬樹是飛翔很好的替代品,當人長大變得很重的時候就飛不起來了,但爬樹卻可以是一輩子的事。

有一天,下起一場暴風雨,甚至降下了冰雹,主角和爸爸在開車回家的路上看到了夏先生,爸爸想載夏先生回家,但夏先生只說了一句:「讓我靜一靜,別再煩我!」。爸爸說:「這個人徹底瘋了。」

...

異化勞動-卡爾•馬克思-<<一八八四年經濟學哲學手稿>>


出版社:暖暖書屋 ,作者:卡爾.馬克思,譯者:李中文,出版日期:2016/03/04


異化勞動
以下摘錄自馬克思的<<一八八四年經濟學哲學手稿>>(暖暖書屋版)並在括弧中加入自己的註䆁並附上理解。

工人淪為商品且是最可悲的商品,工人的不幸與他生產的力量和規模成反比,競爭的必然結果就是資本累積在少數人手上、也就是更可怕的地恢復壟斷,以及最後資本家和收地租者之間的差別、農人和製造業工人之間的差別消失,而整個社會一定會分裂成有產者和無產者工人兩大階級。

異化(疏離)分成四種
1. 人和生產出的產品相異化
工人生產的財富越多,其生產的力量和規模越增大,他就越貧窮。他創造的商品越多,他就成了更加廉價的商品。人的貶值跟物的升值成正比。勞動所生產的物件、產品,成了一種異己的物,不依賴生產者的力量並且和勞動相對立。工人生產的物件越多,所能擁有的就越少,就越淪入被自己的產物、以及資本支配的地步。工人把自己的勞動產物當成一個異己的對象來對待。工人耗費心力越多,他所創造異己的對象也就越強大,他本身也就越貧窮,他所擁有的內心世界也就越稀少。

...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