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在美國-蘇珊•桑塔格


出版社:時報出版,作者:蘇珊.桑塔格,譯者:何穎怡,出版日期:2005/03/14


生活永遠不悠閒,生活是你永遠得超越自己。(p309)

蘇珊•桑塔格的<<在美國>>是以波蘭一位著名的女演員-赫蓮娜•摩德潔耶夫斯基移居美國的故事為藍圖寫出。赫蓮娜在書裡被稱為瑪琳娜,她在1876年和她的丈夫、兒子以及一群朋友離開祖國到美國,建立他們的公社。瑪琳娜憑藉著堅強的意志和無比的才能,最後在美國的戲劇舞台上大放異彩。<<在美國>>從一個女性的自我超越出發,使人檢視美國夢的本質,以及為了達成理想所必須付出的種種努力。

瑪琳娜在波蘭已經是國寶級的演員,但她卻下定決心放下一切前往美國,因為她想要有一個重新開始的機會,一個新的自我。在波蘭什麼都和國家民族綁在一起,而在美國有自由,沒有牽絆,美國代表了希望,人人平等,在美國什麼都有可能。他們一行人在加州落腳,開始公社的生活,買地自己動手耕耘、不管男人還是女人都要工作,一切靠自己的勞力完成。

...

玩偶之家-易卜生


出版社:書林出版有限公司,作者: 易卜生,譯者:劉森堯,出版日期:2006/09/15


易卜生的<<玩偶之家>>是女性覺醒的開始,女主角諾拉因為憤怒和失望而看清楚自己的處境,她拒絕再當一個受人擺佈的玩偶,不再認為別人所說的都是對的,她要自己去思考和判斷,找出屬於自己的價值觀和信念。在對她的丈夫和孩子負責之前,她要先對自己負責,在父權體制之下,她要和她身為「女人」的命運對抗,並且用行動來證明,一個女人也可以是自由的。自由就是可以自己決定,當諾拉說她要看看誰是對的,是這個世界還是她,就代表了她終於體認到真實的自我,她再也不要被人當成一個被動的客體了!

諾拉是一個單純天真的女人,沒見識過什麼世面,一開始可能還會讓人覺得她膚淺不知人間疾苦。她滿腦子只想到錢和漂亮的衣服,對丈夫托瓦德即將升職,擁有豐厚的薪水樂不可支。後來才知道她那麼需要錢都是為了還債,她為了醫治丈夫的病而偽造父親簽名借錢。諾拉認為這是她對托瓦德最偉大無私的付出,一項真愛的舉動,她相信她的丈夫會因此更加愛她,並且深深地感動,但諾拉會是對的嗎?

...

洪堡的禮物-索爾•貝婁(Quotation)


⋯⋯我一心想的是做好事。我想做好事想得要命。這種做好事的情感,可以追溯到我早年對生存的意義的獨特感受-我好像陷進了透明的生活深處,激憤地、拼命地摸索著生存的意義。我清楚地感到,瑰麗的面紗、虛幻的境界,以及玷污這永恆的白光的五彩玻璃的圓頂,而我就在緊張狂亂之中哆嗦。對那些事,我是著了迷啦。(p2-3)

在五千年匱乏中所形成的思想,現在被歪曲了,然而人們的感情卻適應不了這種變化,有時候甚至抗拒這種變化。(p3)

當你讀過<<日常生活中的精神病理學>>之後,你就會覺得日常生活本身就是一部精神病理學。

或許美國是不再需要藝術和內在的奇蹟了,因為它外在的奇蹟已經足夠了。美國本身是一種大投機買賣,很大。他掠奪得越多,我們剩下的也就越少。因此,洪堡的所作所為勢必成為離奇滑稽的笑料。不過,當他停下來思索的時候,他的怪異會有所中斷,他企圖使自己擺脫這個美國世界(我也在這這樣做呢)。我發現,洪堡在苦苦思索著,如何在過去與現在、生與死之間周旋,才能使某些重大問題得到完滿的回答。(p6)

...

你說, 寮國到底有什麼?-村上春樹(Quotation)


1. 我想,在日常生活中,眼睛能看到大量的水,對人類來說或許是一件意義重大的事。雖說「對人類來說」也許有點過分,不過至少對我來說,似乎是相當重要的事。我如果有一陣子看不到水,就會覺得自己好像正在繼續一點一點地失去什麼。(p13)

2. 我這一年來每天早晨繼續健康地跑步,結論之一是,我還能跑完波士頓馬拉松。這難道不是一件很美妙的事嗎?雖然微不足道,不過也不妨稱為一種成就吧。(p22)

3. 一旦被相機鏡頭拍下後,或被翻譯成科學性色彩的調和之後,可能已經變成和現在就在眼前的東西完全不同了。在那裡可能心情之類的東西會全部消失殆盡。因此我們只能盡可能花更長時間以自己的眼睛去眺望,並將那些刻進腦海裡。只能收進記憶的不可靠抽屜裡,靠自己的力氣搬運到某個地方去。(p59)

...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