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Ep.11 幸福是無敵星星



「就像草莓有草莓的味道,生命的味道,就是幸福」-阿倫


「當我們健康、吃得飽、感到舒適、安全、生命蓬勃發展、有知識、受人尊敬、不孤獨、置身於愛之中,便會感到幸福。」-Steven Pinker


我從很小,就把幸福當成是願望,生日的時候、看到流星的時候,都會在心裡祈求能得到幸福,「希望你幸福」也是我給人的「最高的」祝福。


對我而言,幸福就是瑪麗歐遊戲裡的無敵星星,有了它,一切就沒問題了。


那幸福到底是什麼,又要怎樣才能得到幸福呢?這些問題一直放在我的心裡,等著被解答,直到去年我看了「哈佛的幸福課」,聽了這門課,讓我對幸福有了些粗略的瞭解,我開始去找一些其它書來看看,以下是我對幸福這個題目的一些分享。



首先,我不知道有沒有人會覺得把「幸福」當成目標來追求是很虛無縹緲的事,不太實際,或更糟的是,聽起來好像有點自私。


但我卻覺得,幸不幸福很重要,一個不幸福的人生怎麼會讓人有動力走下去?如果一早睜開雙眼就知道,今天擺在眼前的是不幸的一天,我可能連起床的力量都沒有。另外,一個幸福的人不會是自私的人,因為幸福擁有感染力,有幸福的父母才會有幸福的孩子,才會有一個又一個幸福的家庭,然後組成一個幸福的社會,我不太相信一個幸福的人會去殺人放火。


但有一件事我倒是願意承認,那就是幸福是「唯心主義」,一方面因為,幸福在很大的部分取決於個人的感受;而在另一方面,當人們在獲得基本的物資、財富之後,幸福感不會再隨著以上的那些事物的增加而提升。



幸福的定義


弗德瑞克勒諾瓦的<<喜悅的力量>>說:「幸福是一種更全面、更深刻也更持續的快樂,一種持續的滿足感。」


幸福和享樂是兩種不一樣的狀態,享樂能短暫地滿足我們的慾望,但慾望不會因為享樂就消失,享樂不斷地渴求更多,幸福才能真正地將我們從慾望中解放。


我覺得幸福是各種情緒加減總和之後,呈現出正向和積極的心理狀態,也就是人會經歷生氣、悲傷、嫉妒、不安、懊悔等各種情緒,這些是過程,有高有低,情緒會過去,但人還是擁有自己某一程度的幸福水平。


幸福是我們追求的一種目標狀態,是需求被滿足的信號,也是趨使我們向前的動力,讓我們關心自己的生活。


關於幸福你該知道的兩件事


要如何達到幸福?為了回答這個問題,我要先講二件我從耶魯的心理學課學到關於幸福的事。首先,外在所發生的特定事件對幸福感沒有持續的影響力,因為人會習慣,譬如中樂透很開心,一旦適應之後,幸福感又變回本來的水平。


再來,幸福感是相對的,例如在一個貧富懸殊極大的國家,窮人會更容易覺得不幸,但若大家都一樣窮,窮人不會覺得自己特別悲慘,也就是人會透過比較來決定自己幸不幸福。


很多書裡提供許多達到幸福的方法,在梳理那些想法的過程中,我領悟到一件關於幸福很重要的事,那就是幸福雖然是名詞,但它其實更像是動詞,也就是必須要靠著行動去得到,不能被動地等待幸福的降臨,有時它甚至必須付出辛勞才能獲得。


如同哲學家阿蘭在<<幸福論>>說的:「愉快的根源來自於積極的去做,而非消極的承受。但是,因為人們只消把糖放進嘴裡,什麼都不做等糖融化,就能得到小小的歡愉,使得許多人便想依樣畫葫蘆地品嘗幸福,最後卻無不感到失望。」

...

獨裁者手冊



布魯斯·梅斯吉塔和艾雷斯德·史密斯所寫的《獨裁者手冊》,用了一套非常好理解的理論,來幫助讀者明白複雜的政治制度,沒有難懂的學術用語,卻讓我這個政治門外漢也能對政治感到有趣,以往我對許多政治人物的行為老是覺得充滿疑問,但在讀完這本書之後,就恍然大悟了,所謂的政治承諾才不是為了什麼高尚的道德或人民的福祉,一切都是在位者為了鞏固自己的權力⋯⋯


《獨裁者手冊》不算薄的一本書,但依我看來全書中,作者只講了三件事:權利、為了鞏固權力要有的關鍵核心支持者,以及為了要拉攏支持者所必須要有的錢。就這三點可以拿來解釋很多事,好比貧富不均、國際救援的失敗、國際關係、戰爭與和平、貪污腐敗、恐怖主義的盛行、移民政策以及公共政策的訂立等⋯⋯。


所謂集權國家和民主國家的區別就是關鍵核心支持者人數的多寡,前者只需一小群人就能維持一個在位者的政權,後者則需一大群人。因為集權的獨裁者,只需滿足少數人的權益,通常是軍隊(來幫他鎮壓抗議民眾),所以他們不用在乎其他人的福利甚至是生命,只要他們有錢收買少數人即可。因為一些天然資源豐富的國家,他們的獨裁者可以靠著外銷石油、天然氣或珍貴礦石致富,把錢放進自己以及少數人的口袋,所以獨裁者不需要強健的人民工作繳稅,於是他們便仼由國家裡大部份的人又病又窮,無力推翻他們更好。


另一方面,民主國家的領導者必須要獲得許多人的選票才能當選,所以他們會推出選民喜歡的政策,講白一點就是「政策買票」,好比美國民主黨的選民屬於中下階層,他們在乎的是社會福利,所以民主黨會推動健保或失業補助,但共和黨的支持者是有錢的保守派,年齡偏大,擁有較多資產,所以他們傾向減低遺產稅,討厭累進稅率等,共和黨就會投其所好⋯⋯一切都是為了選票,致於會不會債留子孫、破壞環境、或是否是種族歧視、女性歧視都不是重點,只要你的支持者會投你一票,人不人權,公平正義都不在考量的範圍之內。


這本書真的說通了很多事,像前一陣子我讀到有關海地救災的文章,內容是說在2010年發生在海地的地震帶來的嚴重災情,許多人流離失所,很多國際救援的金錢湧入海地,但十年過去了,許多人還是住在連帳篷都稱不上的地方,沒水沒電,但錢全都不見了,人民試圖反抗,但沒有武器的平民,一下就被警方控制了,國際組織派出專人查捐款的下落⋯⋯看完《獨裁者手冊》我就懂了,錢一定流入政府口袋,並且政府拿這些錢收買警方的支持,讓他們去驅趕反抗的人民,不去重新建設國家,是因為這樣人道救援才會持續進來,政府才持續有錢拿,人民愈慘,國際組織的外援愈多,當然不能把房子重新蓋好,沒有畫面,怎麼會有錢!


是的,這是一本讀完會讓人覺得心灰意冷的書,什麼為民服務,政治的理想都是表面的,事實上就是權和錢的交相賊。不過民主國家的人民還是比獨裁國家裡的人民有多一點的機會,其碼我們還有自由,言論、集會和出版的自由,給了我們機會把領導者的不公不義給揭露,給了我們串聯起來的機會,這些對集權國家的人民是種奢侈,因為人民只要能串聯就有可能推翻在位者,這種事決不被允許發生,所以緬甸的獨裁將軍甚至不准人民在難民營聚集,還硬逼他們回到已毀的村莊,只擔心人民團結的力量將他趕下台,他的手下叫那些難民吃青蛙,而獨裁者住的是金碧輝煌的大宅。


如果你還在以為錢歸錢,政治歸政治,那你要清醒了,那些錢不會永遠是你的錢,那是獨裁者准許你擁有的,哪一天他要你全吐出來,他就會給你一個貪污的罪名,不貪污就行了,你說,不,獨裁者鼓勵你貪,在這些國家做生意靠的是關係,是人脈,是疏通,你以為大家都是這樣的,但其實這些全都是可以讓你坐牢的證據,前一刻你還富可敵國,下一刻你就是階下囚,而這不過是集權國家常上演的劇碼。


讓渡了自由,使權力集中於少數人手上,沒有任何可以監督他們作為,或收回他們權利的法律,而這群人還有警方和軍隊的支持,什麼樣的人,才會妄想這些獨裁者會捨棄他們自己的權利及金錢為人民的福祉而做出犧牲?

...

Ep.10 與其超時工作,你需要的是聰明的工作

 



克里斯貝利-《最有生產力的一年》/卡爾紐波特-《深度工作力》


克里斯貝利-《最有生產力的一年》


克里斯貝利強調所謂的「生產力」並非指在最短的時間內,做最多的事,而是聰明地工作,「生產力」看重的是是否成就了自己的目標,用心嚴謹地做「正確的」事,而非胡亂地瞎忙,不加思考填滿時間。


作者說忙碌若不能幫你完成任何事,那它跟懶散就沒有區別。富生產力的人,會找到對他們來說最重要的事情,然後有效地管理自己的時間、精力和專注力,減少其它事務的干擾,他們「有意識」地從事每個任務,並且對事務擁有一定的掌控權。



How

設定明確目標後,管理有限的時間、精力和專注力


1.時間管理的部分,他強調並不是把工作時間拉得愈長就越有生產力,超時工作因為會消耗太多專注力和精力而使效率變差,錯誤連連,研究顯示理想的工作時數為一週35-40小時,超過55小時,我們的生產力會降至谷底。


為了有效應用時間,作者建議我們做時間記錄,追蹤我們使用時間的方式,我們可能會驚覺浪費不少時間在不必要的任務上,看了太多電視,流覽太多網頁,拖延不去做正事,我們以為我們工作了八小時,實際上搞不好連一半的時間都不到。


「有意識地」觀察自己支配時間的方式,才能知道我們的行為是否符合自己的期待。早上醒來第一件事就是想今天一定要完成哪三件重要的任務,然後在睡前反思自己是否真的達到目標。


2. 要有生產力,當然必需要有足夠的精力去從事每一個任務

適度的運動,良好的作息,均衡的飲食,冥想都能幫助我們恢復精力,一定要找到能讓自己放鬆和舒解壓力的方法,才能繼續戰鬥下去。


另外,找出自己一整天精力最旺盛的時段,把它用在處理最重要的任務上才會事半功倍。


3.遠離誘惑和保持專注

研究顯示多工並不會提升效率,人類的大腦因為習慣了同時接受多種刺激,當要集中精神於一件事上就提不起勁,覺得無聊,長久下來我們變得易於分心,無法完成需要深入思考及學習的任務。


事實上,大腦不能同時專注在兩件事,它只是在任務間迅速切換,花的時間一樣是兩倍,反而還會因為分心,而失去了成果的品質。


我們的專注力是「心智的肌肉」需要鍛鍊,訓練自己一次只做一件事,專注在當下,把寶貴的注意力放在對自己影響最大的任務上,不讓源源不斷的干擾對我們疲勞轟炸,使我們的大腦超載。


卡爾紐波特-《深度工作力》


何謂深度工作:

「在免於分心的專注狀態下進行職業活動。這種專注可以把你的認知能力推向極限,而這種努力可以創造新價值,改進你的技術,並且是他人所難以模仿。」


Why can’t 

然而因為訊息、電子郵件、社群媒體和網路娛樂,我們的工作形態被改變,它們分配了我們的行程,使完整長時間的工作時段變得難以獲得,我們常常被許多並非職務描述的主要項目打擾,看起來好像總是很忙碌,但實際上卻沒有創造出令人滿意的成果。


雖然我們知道深度工作的重要,但有時我們會有意或無意地逃避投入深度工作,要能做到深度工作必須下定決心排除萬難。


How


1.訓練「心智肌肉」,為了讓它變強,需要長時間的練習,以求改善高度專心的能力和克服對分心的渴望。


2.讓自己難以被連絡到,不要讓那些來來回回的訊息和郵件花你太多的時間,讓寄件者多做點事,比如,要他們先回答一些問題,確認他們的來信有值得你花時間看的必要性,或乾脆不回信。


3.找出決定我們職業與個人成功和快樂的核心因素,如果我們即將要做的那件事,或使用的那項工具並沒有辦法幫助我們達成目標,或甚至妨礙我們,我們就不該做它。


譬如一個作家的職業目標是想從事深入的研究,以便能審慎寫出有意義的內容,如果他為了想維持讀者的忠誠度,就每天花幾個小時的時間上臉書一一回覆留言,他怎麼會有時間完成他的作品?


卡爾鈕波特說,我們要有拒絕任何好處的心態,不能因為一點點可能的好處就影響自己真正重要的目標。



Why

深度工作的重要性,強調它所帶來的生產力,以及所創造的價值。

淺薄的工作者將更容易被取代,不想要成為新經濟中的輸家,就要有快速精通專業技術的學習能力和高水準的生產力,要達到這樣的目標非得有深度工作力不可。


作者強調高品質的生產工作=花費的時間專注的程度,

如果我們都能提高工作的品質,不斷地磨練自己的技能,我們就能從職業生活的日常努力中創造意義和神聖感,這也是為什麼有許多職人和工匠被受尊崇的原因,書上說:「你不需要從事精緻的工作;你需要的,是以精緻的方法做你的工作。」



...

問題是,妳打算當少女到幾歲



因為書名很有趣,還有因為它榮獲第三十一回講談社散文獎,所以就打開來讀了,作者Jane Su 在書中分享一些她身為女人的一些感想,以及對一些議題的討論,好比「少女心」、「歐巴桑」、「單身/結婚」、「愛情」和「工作」等。作者會仔細的觀察並探討自己內心的情緒,即使是不怎麼討喜的一面,也坦然公開,藉此她接受了自己。有些她的經驗,生為同性的我很有共鳴,我想如果說這本散文集有女性主義的色彩也行。


在閱讀的過程,我也同時在思考自己是個什麼樣的女人,又或者想扮演什麼的女人,作者說她只會展露「少女心」給親近的人,這樣做有益精神衛生。隨著年齡增長,我的確在打扮之前,會自我審查一番,不能「裝可愛」,不能露太多,不過不像Jane,我非常喜歡粉紅色,也沒什麼障礙把它穿在身上,對我而言,它就一種適合我膚色的選擇,並不是刻意想透過它來表達「我想得到寵愛」,我的問題不是粉紅色,畢竟許多男人現在也穿粉紅色了,我的問題比較是短裙,看到它我就想到少女,我現在根本已經不穿了,不知道男人年紀漸長,在穿著打扮上,也會有類似的自我審查嗎?


不過我非常贊成,每個女人都要找到一個可以讓她們放心展現自己的人,不管那一面是少女、歐巴桑或是大叔都好,如果有一個人可以無條件接受一切,然後每天都說自己可愛,那這世界大概就太平了。另外作者提到關於單身很自由快樂這件事,我覺得很多人也不是刻意選擇單身,只是事情自然而然就變成這樣了,但如果說我一定要單身,一定要結婚,一定要生/不生小孩,或者要說哪一種一定比較好或不好,都不是正解,其碼不會是符合每一個人的正解。我認為更重要的學習尊重别人的想法,然後和平相處。


最後在「拯救小女孩大作戰」那一篇,提到所謂的接受自己內在的小女孩,就是如實去感受寂寞受傷的心情或興奮雀躍的心情,不需要永遠表現出堅強或獨立的樣子。我可以理解為什麼人(不管男女)會努力想展示出強勢的一面,如果承認自己受傷,會有一種輸上加輸的感覺,但假裝自己沒問題,結果就是會失去解決問題的能力,最終這些被強壓下來的,會在意想不到的時候把我們擊倒。有些女人不想被視為是柔弱的花朵,她們寧願當仙人掌,用剌來保護自己,或許在某些對女人不友善的場域,這樣的防衛是生存之道,而我痛恨所有必須讓女人這樣活著的人事物,但即便是仙人掌,偶爾也是需要被澆水的,所以接受那個小女孩吧,日子應該可以輕鬆不少。

...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