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做自己的人生教練I&II》-茱莉·李斯寇特-漢姆斯



《做自己的人生教練
I&II》是由曾經擔任史丹佛大學新生輔導主任的茱莉·李斯寇特-漢姆斯所寫的如何「轉大人」(adulting)建議書。二冊書籍合計提供了十三個人生指南,希望能幫助所有覺得當個成年人很難的人。成年人獨立自主,享有自由的同時也能負擔起責任,自己做出決定,找到適合的路,並且拿出行動完成目標。書裡的指導可大致歸為思想、心理準備層面,例如理解成長和獨立自主的概念,認識自我,培養人品,以及如何處理悲傷等,另外一個層面則是偏向務實運用,好比理財,融入群體,做出貢獻,如何和他人互動並且建立關係等。作者除了描述自己的經驗和智慧,還附上了許多其他人的故事,使讀者對於每個章節有更深的認識。


成年不只是身體及年齡的成熟,更是心境狀態的改變和成長,年紀到了,也不代表就懂得如何當個成人,作者說:「長大有一部分是想要做點什麼,有一部分是必須做點什麼,還有一部分是學習怎麼去做。」成年代表著自己要去面對人生的難題和困境,在一次次的考驗中學習成長,當事情發生時,再也無法依賴大人會出來解決,因為我們現在就是大人,必須靠自己處理問題了。根據作者的標準,一個成熟獨立自主的大人要學會以下九個任務:留意維護身體健康、找到工作支付日常、盡最大力氣去嘗試、自己做決定、與他人和睦相處、管理好自己的物品、該回覆要回覆、該出席要出席、找到合得來的人,善待他們,以及計劃未來。


但是長大不表示我們就得每件事做到完美,重要的是做出嘗試並且勇於面對生命向我們投擲的挑戰,「你來到這世上是為了活出生命,而不是縮成一團等待生命結束。活著就需要行動。」依據「自己」規劃的人生,做好相應的行為,擁有自主權,而不是去做別人認為你應該做的,因為在意他人的看法和評價,又或者想討好他人,忽略了自己的感受和想法。花時間認真探索自我,瞭解自己想要的是什麼,擅長什麼,做什麼事會快樂,並且滋養身心靈。也要規劃如何維生,如何貢獻社會,還有知曉自己希望和什麼樣的人建立關係甚至一起生活。「成長是一個主動詞」,去思考,去做,而非被動地接受他人為自己安排好一切。


當然長大也表示有一連串的責任必須完成,為了要能自食其力,必須懂得如何運用金錢,利用複利存錢,記帳能夠清楚知道開銷,小心卡費的累積,另外還要有應急計劃。然而我們最大的財富是身心的健康,想要過上充實的人生,就必須照顧好此刻的自己,暸解自身的狀況,接受需要的協助。健康不代表沒有生病而已,還包括生活是否充實、是否有成長、有和他人產生連結,有歸屬感,感到活力和欣欣向榮。


當個成人,我們也會希望對社會以及他人做出貢獻,或至少當個有利於群體的人。想想有什麼事是我們可以做的,或許那就是這個社會急需的改變。尋求並關注自身以外的動機,能夠為人生賦予意義。最後不必是英雄或偉人,我們也可以解放作者提到的三種超能力:正念、善良和感恩,它們不只能改善我們的生活,也能為周圍的人帶來正面的影響。培養自己的品格,做個好人,至少不要成為小時後自己討厭的那種大人,就是成功轉大人的證明。



...

信任生活


有時候,內心會湧出一種喜悅,感到滿足和快樂,但不知為何同時也會出現一陣聲音,喃喃說著,「這樣無憂無慮好嗎?要擔心的事那麼多,不好好想想可以嗎?只要這樣生活下去就滿足了嗎?」好像只要處於胡思亂想的悲觀憂慮狀態,就可以對未來有所準備,彷彿只要一開心起來,壞事就會發生,滿足快樂變得像是種必須遮掩的事,總覺得某處有個見不得自己好的惡運之神,正等待著在我放鬆戒備時,降下災難。但即便一直想著未來,也不代表當挑戰來臨時,就都能迎刃有餘,反而是因為老是擔心著未來,而錯失了當下,讓現在的自己徒增煩惱。


分析了這樣的心態,可能有多種因素,第一,滿足現況,被視為不求上進,尢其是自己離一般社會所認同的「功成名就」還差得很遠的時候。怎麼可以感到滿意開心,應該要成就更多,追求更好才是正確的,還有那麼多潛能必須發揮,那麼多技能必須學習,竟然讓自己活得這麼輕鬆自在,發條沒鎖緊,真是太沒出息了。第二,安逸是危險的,小時候讀的歷史故事都告訴我們,那些活得安逸舒適的君王們,下場都不會太好,輕則王位不保,重則連命都失去。安逸就會看不見潛藏的危機,不懂得要隨時做好準備,長期待在舒適圈𥚃,最後就是會被消滅或淘汰。


為什麼生活變成了一場戰爭,隨時都要保持著備戰狀態,這社會一邊教導我們要知足常樂,另一邊又把「小確幸」批評的一文不值,這種矛盾和分歧真的令人感到莫名其妙。不過這世上本來就有許多不同的人生觀和各式各樣的道理,在接受外界資訊的時候,思考其合適性以及正確性就成了自己的功課,最終我也只是選擇了那些本來就和我想法相近的內容來認同,說到底,萬一一開始軌道就蓋得歪斜,車子也只能跟著繞曲線了。總之我是想相信「知足常樂」和「小確幸」的人,我感激現在所擁有的一切,只想放下心中那無由來的恐懼,專注於當下,活得喜樂。


「對生活多點信任,愛自己的生活」是我最近想練習的課題。一直以來我都對生活有所懷疑,覺得生命就是充滿了困難和挫折,生活是由一連串該解決的問題和該克服的障礙所組成,每個人都像個拆彈專家,可能一不小心就會被引爆的炸彈,炸得四分五裂。尢其我是一個對不確定性和風險容忍度極低的人,想讓一切都掌控在手中的想法,只是讓自己的生活充滿了壓力和不如所願的沮喪。我必須告訴自己,沒有人或惡運躲在暗處伺機破壞我平靜美好的生活,如果我對這個世界抱持著善意,它也會回應我善意。壞事不會因為我是個悲觀憂愁的人就繞過我,我的情緒反而會因為那負面的想法而變得低落,在真正遇到問題時,失去理智和冷靜思考的能力。「生活或許不會總是給我們想要的,但它會給我們所需要的」,為此我要學會保有信心。

...

《成為西蒙波娃》-凱特·寇克派翠

凱特·寇克派翠取材未公開的故事,報導和訪談,波娃的傳記、著作、日記和信件完成了《成為西蒙波娃》。此書記載了「波娃是如何成為她自己的過程」,一位哲學家、文學家、一位女性主義者,一個女人。波娃的一生不斷思考自身生命的意義,她渴望在自己的處境中成為一個自由的人,她要做自己,忠於自我,而非服膺於社會框架,此傳記訴說波娃如何反擊傳統的束縛與偏見。作者依著波娃生命階段來作傳,寫她的家庭生活,逐漸成長為知識分子的歲月,她的友情和愛情,她的哲學思想和女性主義觀點,以及她為社會公義和女性權益所付出的行動及努力。


波娃的名字常和沙特連在一起,沙特說他們之間擁有的是必然的愛情,波娃也認為沙特是她「在思想上無人可及的摯友」。然而有些評價,卻只把波娃當成是沙特延伸出來的分身,沙特的追隨者,甚至是情婦,認為她沒有原創的哲學思想,也不提波娃的哲學想法對沙特產生的影響。事實上,波娃是個用一生實踐哲學,活出自己哲學觀的哲學家。她一生都在思考關於自由、愛、和人的處境等議題,她的哲學思想能夠補足沙特存在主義倫理道德的部分。波娃很早就在其少女的日記裡將自身的存有分為兩個面向:給自己的,內在性的部分,以及給他人的外在性部分。波娃的存在主義倫理學和女性主義的核心論述,正是在探討為他人犧牲奉獻或為自己而活的兩難。


沙特的《存在與虛無》並沒解釋該怎麼做才能使我們的行動符合道德。波娃的觀點補足此缺漏,她從「人為什麼要行動」開始論述,強調我們的行動是世間唯一為我們獨有之物,人藉著自身行動成為了自己。我們創造或維持了和他人之間的關係,並創造了他人行動時的處境,我們的選擇會影響他人,別人的選擇也會影響我們。任何珍視自由的人,也必須珍惜他人的自由,並且在行動時以合乎道德的方式行使自己的自由。我們有責任以令自己和他人都能獲得自由的方式來創造當下及未來。波娃強調拒絕承認他人的主體性,將其視為可任意折磨殺害的物體,便構成了「絕對的邪惡」。


波娃的成就和貢獻被忽略的處境,就如同她在其著名的作品《第二性》中提到的那些才能被忽視,被限縮在次人一等處境中的女人,「女人並非生為女人,而是成為女人」。波娃想成為自己,而非傳統父權體制下的女人,然而她卻因為沒能成為理當成為的「女人」,而飽受批評。她不想透過結婚生子來證明他人眼中的價值,她渴望善盡自身的天職,發揮自己的智識和潛力,創造生命的意義,實現自己的計劃,成為一個主體,擁有主權,而非某種男性欲望的客體,一個他者。在成為女人的過程中,社會鼓勵女性為愛犧牲,為家庭奉獻,拋棄自主,「永恆女性」的迷思,讓女人必須在成就自我和保有女性特質中做出選擇,而男性卻不用面對此難題。


波娃認為男女的關係以及愛情應該是平等互饋的。波娃要用她自己的方式去愛人,她要的是一份能陪伴她一生的愛,而非消耗她一生的愛,如同在傳統社會中,女性被期待要為一段感情,付出一切那般,「愛不該讓其餘事物消失不見,而是應該替事物染上微妙不同的新色彩」。在愛裡面,兩人都是有意識的主體,能以真正的樣子被接受,女性可以以堅強而非軟弱的姿態去愛人。雙方都要為了關係的和諧不斷努力,協助完成彼此的人生計劃,沒有任何一方必須要放棄自我,不該將單方的付出與接受視為理所當然。


「成為西蒙波娃」代表著,波娃在成為自己的過程中,一直不停以行動做出的自我改變,這其中也涉及了他人的改變對她的影響。波娃認為她對自己的責任是實現她想要的生活,並以此得到幸福,而她與生命中的其他人所建立的深刻關係,使她覺得值得活著。

...

信仰



我是一個沒有特定宗教信仰的人,但我會拿香拜拜,在出國前向媽祖祈求平安,也會在困境中向某種更大的力量禱告。我一向羨慕那些擁有堅定信仰的人,在我眼裡他們看起很平靜而且心中似乎沒有半點徬徨無助。我無法像這些人一樣,但我也做不到尼采口中所說的超人,超人必須自我超越,成為自己各種道德的支配者,創造價值和真理。一個普通人,每日就只能戰戰兢兢活著,如同尼采講的那樣:「人是聯結在動物與超人之間的一根繩索-懸在深淵上的繩索。走過去是危險的,在半空當中是危險的,回頭看是危險的,戰慄而停步是危險的。」人類就是個活在危險之中的半成品,在上帝已死的世界裡,根本不是強大的超人。


因為我不是超人,我不想相信人類是孤孤單單地生存在世界上,我必須去相信有一種比人類更大的力量存在著,那會使我謙卑,使我對事物充滿驚奇,更重要的是那會讓人感到安全和安慰。這無關科學和哲學,只關乎心靈的平靜和安定。我在想是不是因為現代人失去了信仰,所以內心總是惶恐,不知道該前往何處,老是覺得不滿和焦慮。但信仰非得和宗教相連嗎,會不會其實它可以是種更廣義的思想系統或觀念,一種可以成為我們中心的價值觀?好比我聽過有人說,「知識就是我的信仰」、「我的信仰就是權力」,在這,信仰變成了一種趨動力,促使著人們依此做出相應的行為,又或者信仰是種準則,讓人做出判斷和決定。


這讓我想起,佛洛姆在《自我的追尋》提到的,那些試圖為追尋意義以及理解自己存在的人提供一個答案的思想體系,都可稱做「定位和信仰的架構」。佛洛姆又進一步解釋:「每個人都需要一個定位和信仰的體系,但是滿足該需求的體系的個殊內容則有差異。這些差異是價值上的差異;成熟的、有創造性的、理性的人,會選擇一個讓他得以成熟、有創造性、有理性的體系。至於有發展障礙的人,則必定會回到原始而不理性的體系,而該體系反過來則又會擴展和助長他的依賴和不理性。」


所以所謂的信仰不只包含宗教信仰,而是能讓人把自己的人生聚合在一起的定位系統,以信仰為中心引導我們,使我們產生動機,拿出行動。有了這個定位系統,就有了導航,讓人不會迷失,知道自己該做什麼,追求什麼,拒絕什麼,不會心浮躁動或反覆不定,那個也想要,這個也想要,人會變得堅定,心思穩妥安在。擁有信仰讓人勇往直前,專注目標。我們會希望自己有足夠的智慧,去遵從如佛洛姆所說的,理性成熟並且有創造性的信仰體系,而非讓自己盲目崇拜不理性的信仰,因為信仰的力量過於強大,不只會影響自己也影響他人。信仰平等和人權的人可以解放黑奴,信仰權力和利益的人可以發動戰爭,人會為了堅定的信仰付出自己的一切,甚至是他人的一切。


花時間思考自己的「定位和信仰架構」是理解自己,也是引導自己的方式。我們在做每一件事的背後或許都有個信仰在策動著,只是我們從沒觀察自己那不斷出現的行為模式,也就無法得知為什麼我們不能做出改變,或是老是心思不寧。無法依目標做出改變,可能我們內心真正相信的是和目標相抵觸的另一種信仰,比如,老是減重失敗,或許是因為相信大吃大喝能帶來安慰,消費主義的信仰者可能很難存到錢。而我自己因為信仰自由,所以很討厭組織帶來的約束,也受不了把大半的時間花在為了帶來收入的工作上,以致於我沒有一份穩定工作。檢視自己的行為,或許就會知道自己的信仰,亦或信念,也會更加認識自己。反過來,若是能明確指出自己的信仰,也能給我們一股安定的力量,依此為核心,定位自我,那麼我們就能不依賴外在,或隨著外在世界起舞,心定,就能獲得自由和平靜。


P.S各位電子報訂閱者,因應年節假期,2/102/14停更休息,祝大家新年快樂喔😉





...

《Felicity》-Mary Oliver



1984年普立茲詩歌獎得主Mary Oliver的詩集《Felicity》包括三個部分:The Journey, Love and Felicity,它們分別都引用了另一位詩人魯米的詩句提詞,可視做每部份的主旨或重要的精神。


Mary Oliver 的詩集在台灣目前似乎沒有中譯本,不過她的詩用字平易近人,每首詩也都不是很長,算是讀者友善。詩集內容大多描述大自然的奧妙和美麗,一種不受拘束自由自在的精神,另外也講愛情和愛人。《Felicity》有兩種意思,分別是幸福以及文字的貼切和恰當,其實兩者都非常符合詩集主旨,不過從Mary Oliver引述Rumi的詩句寫下:

“Out beyond ideas of wrongdoing and rightdoing

            There is a field. I’ll meet you there.”

                                        RUMI

似乎可以認為她偏向第二種解釋。


*第一部份The Journey Rumi引述是“You broke the cage and flew.”

以下選錄這部份我較喜歡的詩


<Don’t Worry>

Things take the time they take. Don’t

worry.

How many roads did St. Augustine follow

Before he became St. Augustine?

 

<I Am Pleased to Tell You >

……Just something’s physical doesn’t mean it’s the greatest.

 

<Leaves and Blossoms Along the Way>

If you’re John Muir you want trees to

live among. If you’re Emily, a garden

will do.

Try to find the right place for yourself.

If you can’t find it, at least dream of it.

 

When one is alone and lonely, the body

Gladly lingers in the wind or the rain,

Or splashes into the cold river, or

Pushes through the ice-crusted snow.

 

Anything that touches.

 

God, or the gods, are invisible, quite

Understandable. But holiness is visible,

entirely.

 

Some words will never leave God’s mouth,

no matter how hard you listen.

In all the works of Beethoven, you will

not find a single lie.

 

All important ideas must include reach out

of your own condition.

For how many years did I wander slowly

through the forest. What wonder and

glory I would have missed had I ever been

in a hurry!

 

Beauty can both shout and whisper, and still

it explains nothing.

 

The point is, you’re you, and that’s for keeps.

 

<I Wake Close to Morning>

Why do people keep asking to see

               God’s identity papers

When the darkness opening into morning

              is more than enough?

Certainly any god might turn away in disgust.

Think of Sheba approaching

             The kingdom of Solomon.

Do you think she had to ask,

             “Is this the place?”

 

<Meadowlark>

…….

There were no meadowlarks in the school.

Which was a good enough reason for me

Not to want to be there.

 

But now it’s more serious.

There is no field, neither have the woods survived.

 

……..

 

 

<Whistling Swans>

Do you bow head when you pray or do you look

    up into that blue space?

Take your choice, prayers fly from all directions.

And don’t worry about what language you use,

God no doubt understands them all.

Even when the swans are flying north and making

Such a ruckus of noise, God is surely listening

     and understanding.

Rumi said, There is no proof of the soul.

But isn’t the return of spring and how it

springs up in our hearts a pretty good hint?

Yes, I know, God’s silence never breaks, but is

     that really a problem?

There are  thousands of voices, after all.

And furthermore, don’t you imagine ( I just suggest it)

that the swans know about as much as we do about

    the whole business?

So listen them and watch them, singing as they fly.

Take from it what you can.

 

<Storage>

When I moved from one house to another

there were many things I had no room

for. What does one do? I rented a storage

space. And filled it. Years passed.

Occasionally I went there and looked in,

but nothing happened, not a single

twinge of the heart.

As I grew older the things I cared

about grew fewer, but were more

important. So one day I undid the lock

and called the trash man. He took

everything.

I felt like the little donkey when

his burden is finally lifted. Things!

Burn them, burn them! Make a beautiful

fire! More room in your heart for love,

for the trees! For the birds who own

nothing-the reason they can fly.

 

*第二部分

*Love

“Someone who does not run

          toward the allure of love

                      walks a road where nothing lives.”

                                    RUMI

 

<No, I’d Never Been to This Country>

No, I’d never been to this country

before, No, I didn’t know where the roads

would lead me. No, I didn’t intend to

turn back.

 

 

<That Little Beast>

That pretty little beast, a poem,

     has a mind of its own.

Sometimes I want it to crave apples

     but it wants red meat.

Sometimes I want to walk peacefully

     on the shore

and it wants to take off all its clothes

     and dive in.

 

Sometimes I want to use small words

     and make them important

and it starts shouting the dictionary,

      the opportunities.

 

Sometimes I want to sum up and give thanks

     putting things in order

and it starts dancing around the room

     on its four furry legs, laughing

     and calling me outrageous.

 

But sometimes, when I’m thinking about you,

      and no doubt smiling,

it sits down quietly, one paw under its chin,

      and just listens.


 

<Except for the Body>

Except for the body

Of someone you love,

including all its expressions

in privacy and in public,

 

trees, I think,

are the most beautiful

forms on the earth.

 

Though, admittedly.

If this were a contest,

The trees would come in

an extremely distant second.

 

 

<Not Anyone Who Says>

Not anyone who says, “I’m going to be

      careful and smart in matters of love,”

who says , “I’m going to choose slowly,”

but only those lovers who didn’t choose at all

but were, as it were, chosen

by something invisible

and powerful and uncontrollable

and beautiful and possibly even

unsuitable-

only those know what I’m talking about

in this talking about love.

 

 

...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