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倫敦(一)


抵達,天為什麼還不黑?
十三、十四個小時不吃不睡終於讓我撐到了倫敦,在飛機上呑了好多藥,暈機藥、止痛虊、腸胃藥,勉強讓我下了飛機還可以走。累到連到達英國都興奮不起來,一點真實感都沒有。要去搭gatwick express,月台站滿因為火車誤點的乘客,等了二、三十分鐘擠上了一班車,晃呀晃地開到victoria 車站,心中一直納悶為何英國的機場快線不像新加坡或韓國的舒服,更比不上台灣的桃捷?(後來才知道自己搭的根本不是快線而是火車,因為兩者共用月台,><)到了victoria車站還要轉搭地鐵去旅館,有一種好像永遠到不了的感覺,去超市想買一瓶舒跑來補充體力,當然不會有這種東西,選了半天,拿了一罐類似的能量汽水,味道有點怪,頓時懷念起台灣的便利商店。好不容易到達旅館,check-in 人員有點冷漠,進房之後發現,冷氣無法運轉,拖著疲憊的身軀,下樓請人幫忙,服務人員說它壞了,拿了一台「小」風扇讓我們先擋擋,風根本吹不到床邊!已經想睡到有痛苦的感覺,但外面卻還是亮的,都七、八點了太陽還沒下山,先洗澡,剩下的睡醒再說!

冷氣,給我冷氣!
本來以為英國會很冷,卻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說什麼晩上只有八、九度,但和台灣的寒流比根本一點都不冷,但倫敦很多店裡面都沒有冷氣,回到旅館,冷氣依舊沒修好,櫃台人員還擺臭臉說:「You need to be patient!」,連什麼時候可以修好,也不回答,我內心真的忍不住地想罵他髒話!在外面跑行程一整天,回旅館還要睡在悶熱的房間裡,對體力的恢復一點幫助都沒有,結果我們就這樣熱了七天。Again,我好想念台灣的飯店,在台灣一晚四千多塊的房間,就能享受到極好的服務,飯店人員更是有禮貌,冷氣壞了這種事一定會先說抱歉,或幫你換房間,但我的這家旅館從頭到尾沒有一句,「不好意思」,還一副,我們就是沒修好冷氣,你自己看著辦的樣子,氣死人了!看到房內的迎賓手冊上寫著類似,「您的建議對我們來說很重要,我們誠心地希望帶給您最好的服務」我都哭笑不得。

...

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雪兒•史翠德


雪兒•史翠德所寫的<<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記錄她的太平洋屋脊徒步之旅。作者在失去母親之後陷入了人生的低潮,藉著毒品和性愛痲痹自己,一天在戶外生活用品店看到了一本書:<<太平洋屋脊步道首篇:加州>>,走上步道的想法在她腦子裡成形。背著一個超沈重的背包,在沒有經過任何體能訓練的情況下,她靠著自己,靠著勇氣,獨自走完一千一百英里,來到「眾神之橋」。在那之後,終於她能夠放下過去,並且把碎成一片片的自己重新再拼湊起來,迎接未來。

「走在路上,尋找自我」向來是我很喜歡的主題,可能自己是一個保守、不輕易踏出舒適圏的人,所以總是會被書裡勇於冒險嘗試的主角給吸引,看著他們一路上遇到重重的困難和挑戰卻挺身前進,自己彷彿也受到了鼓舞。或許就是因為自己做不到,所以想透過書本的敘述,滿足體驗的渴望。每當讀到主角在荒野中忍受著飢餓和身體的疼痛,我便驚嘆人類的可能性和堅毅,然後自己生活裡一些煩惱的事或讓人擔心的事,似乎又變得比較可以承受。我想這就是閱讀的好處之一,也是為什麼作者明明背包已經那麼重,卻還堅持要帶著書本上路,因為閱讀能夠帶來慰藉,讓人獲得力量。 

...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