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純真年代-伊迪絲•華頓(Quotation)


1.若一個人想繼續生存下去,又有誰能阻止呢?(p38)

2.⋯⋯婚姻並非如他一直被教育的那樣,是安全的港灣,而是在無邊無境大海上的一段航程。(p40)

3.在真實世界中,他們都生活在一個隱晦難懂的世界,對於真相他們從來不說、不做,甚至不想,只用一套變幻莫測的符號來表示。(p41)

4.她之所以能夠如此坦誠⋯⋯是因為她沒有什麼好隱瞞的;她之所以能夠如此自信,是因為她沒有什麼好防衛的。(p42)

5.未受過教化的人並不坦誠或純真,而是具備本能的狡猾、扭曲與防衛。(p42)

6.紐蘭•亞契時代的紐約,是座小又陡峭的金字塔,人們很難在上面鑿出裂縫或找到立足點。(p44)

7.以老紐約的保守做法,若是無法治癒他將揭開的傷口,那還不如停留在表面便好。(p104)

8.那些曾經是他生活重心的事情,如今看來就像反諷幼稚人生的滑稽劇碼,或者像中世紀學者無止盡地爭辯那些沒人聽得懂的形上學。⋯⋯在某些地方,應該還有些人真實地活著,正經歷、面對著真實的事物⋯⋯(p163)


...

純真年代-伊迪絲•華頓


出版社:好讀,作者:伊迪絲‧華頓,譯者:伍晴文,出版日期:2014/07/11

<<純真年代>>獲得了1921年普立茲文學奬,是伊迪絲•華頓的知名代表作。書中描寫了1870年代「老紐約」上流社會的生活觀和婚姻觀。伊迪絲•華頓詳盡的描述當時的衣著打扮,家具擺設,社交圏的活動,意圖營造出一種絕代風華的老紐約。她同時以細膩的筆觸,刻劃出角色內心的糾葛掙扎。生活在老紐約,他們必須遵從既定的規則,符合傳統,即便那是粉飾太平的虛偽,或是代表失去自我的壓迫。在這些準則之下,不管是男人或是女人,都沒有辦法逃脫社會賦予他們的期待和禁錮他們的枷鎖,他們全是不幸的犧牲者。

...

胡莉亞姨媽與作家-馬里奧•巴爾加斯•尤薩


出版社:麥田,作者: 馬里奧.巴爾加斯.尤薩,譯者:趙德明等四人,出版日期:2011/09/30

想讀尤薩的作品一陣子了,但一直找不到適合我味口的下手。稍微翻了一下<<公羊的盛宴>>和<<城市與狗>>覺得政治獨裁和軍事教育的暴力對我來說過於沈重,或許<<天堂在另一個街角>>應該讀得下去。想不到在逛書店時,讓我看到這本<<胡莉亞姨媽與作家>>,赫然發現它是尤薩的作品,(奇怪之前在搜尋尤薩的小說時怎麼沒發現呢?)雖然它被封住,但看了書腰介紹,就開心買下了,終於這本書的題材不再另我感到嚴肅和不忍閱讀。

...

少年時-柯慈(Quotation)


1.不是那種特立獨行的怪,就只是不太搭調。(p3)

2.他也希望自己能吸引人,可是他知道自己不是。他缺少個什麼重要東西,某種特色。身上還帶著那麼點奶娃味。還要等多久,才能完全脫去奶味?怎樣才能使他不再像奶娃,讓他長成個男人?(p3)

3.藝術,不能單靠不足、靠渴望、靠寂寞度日。一定也要有親密、熾熱、情愛不可。(p12)

...

佛羅倫斯月光下-毛姆(Quotation)


1.這給她一種美好的平靜感覺,但這種平靜卻不是呆滯、空洞的平靜,而是一種活潑的、令人興奮的平靜,在這種平靜中,她的頭腦機警,而她的感覺敏銳。(p24)

2.你跟某些女人不一樣,別人對你說你很美的時候,你不會假裝自己不知道。你很自然的接受,就好像人家告訴你說你每隻手有五根手指頭一樣。(p34)

3.⋯⋯我突然發現我很喜歡你,這和愛是不同的,你知道,但是我也愛你就是了,我感覺到對你有一份深深的柔情。(p51)

4.⋯⋯她仍然覺得和他在一起非常的自在?你可以完全做你自己,用不著在他面前裝腔作勢,主要是因為他對任何欺瞞都十分敏銳,你的虛偽只會讓他嘲笑你,其次是因為他自己從來不虛偽。(p166)

5.自己有活路,也給人活路。(p169)
...

愛在瘟疫蔓延時-馬奎斯


出版社:允晨文化,作者:加西亞.馬奎斯/著,譯者:姜鳳光,蔣宗曹,出版日期:1995/02/01

終於買到<<愛在瘟疫蔓延時>>這本小說了,因為它已經絕版,所以巿面上,網路上,二手書店裡也未曾看見過它的蹤影,不過老天爺從來都不會讓我愛書的心失望,終究還是讓我遇見了它,超開心的啦!我本來是想把<<愛在瘟疫蔓延時>>當作認識馬奎斯的第一本書,但和書的緣分就是這樣,無法強求,<<百年孤寂>>也沒使我失望!我還要再說一遍,馬奎斯真的是太厲害了啊!!!

...

佩德羅•巴拉莫-魯佛



出版社:麥田,作者:魯佛,譯者:張淑英,出版日期:2012/11/03

單純地被小說一開頭的段落給吸引,一個兒子答應他死去的母親,去探望他未曾謀面的父親-佩德羅•巴拉莫。一開始以為這是一個簡單的尋根故事,讀著讀著才發現它是如此的驚奇甚至詭異。在這之前,我從沒聽過作者魯佛的名字,看著馬奎斯寫的序,的確看的出來他的<<百年孤寂>>有<<佩德羅•巴拉莫>>的影子。<<佩德羅•巴拉莫>>的可馬拉,也讓我聯想到<<百年孤寂>>中的馬康多,兩本小說中也都有許多令人分不清楚身份的名字。但我私心認為<<百年孤寂>>的故事完整的多,好像比<<佩德羅•巴拉莫>>容易抓住情節和對話。

一開始是使用第一人稱來敘述故事,我們跟著主角好不容易進入可馬拉,他卻彷彿消失在這個村子裡,他的聲音不見了。反而有許多不知哪來的聲音飄盪在空中,或是不知名的敘述者在說話。時間退回到過去變成回憶,回憶和現實交纒在一塊,無法分辨。每一個主角遇到的人好像都死了,變成進入不了天堂的孤魂野鬼,不斷在這個村子遊蕩。似乎一旦進入了可馬拉就再也無法離開,我們都陷入在這個時間已死的迷宮之中,不能脫困。

...

第六病房-契訶夫(Quotation)


1.對,我有病。可是你要知道,有成百上千的瘋子自由地走來走去,因為你糊塗得分不清瘋子和健康的人。可是為什麼我還有這些不幸的人,必須像代罪羔羊似的代替其他人關在這?你、助理醫士、總務長和所有你們這些醫院裡的混蛋,在道德方面不知比我們之中每個人要卑下多少,可是為什麼被關在這兒的是我們而不是你們?這是什麼道理?

這跟道德方面和邏輯全不相干,一切都要看運氣。誰要是被關在這兒,他就只好待在這兒,誰要是沒被關在這兒,誰就能到處溜達,就是這麼回事。至於我為什麼是醫生,而您是精神病人,這既與道德無關,也和邏輯無關,純粹是由於簡單的偶然性而已。(p77-78)

2.您是個有思想和愛思考的人。在任何環境裡您都可以保持內心的平靜。那種極力要理解生活、自由而深入的思考,那種對人間的無謂紛擾的全然蔑視,這是兩種幸福⋯⋯(p81)

3.我愛生活,熱烈地愛生活。我得了被迫害妄想症,經常恐懼得厲害;然而有些時候我的心裡卻充滿對生活的渴望,在那種時候我總害怕自己會發瘋。我非常想生活,非常想。(p82)

...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