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車諾比的悲鳴-斯維拉娜•亞歷塞維奇


出版社:馥林文化,作者:斯維拉娜.亞歷塞維奇,譯者:方祖芳、郭成業,
出版日期:2011/11/14


斯維拉娜•亞歷塞維奇的<<車諾比的悲鳴>>買來很久了,一直都放在架上,不敢去讀它,因為我知道那是一本悲傷的書,真的鼓起勇氣打給來看之後,才知道悲傷不足於形容我的感覺,還有生氣和恐懼。在閱讀的過程中,心情一直很沈重,必須要停下來,才能繼續,數度的中斷,讓我一直掙扎猶豫到底要不要唸完它,後來決定要把它讀完,是因為這些人的聲音必須被聽見,在他們身上所發生的事必須要讓人知道!

很多時候我們選擇不去看,是因為我們害怕殘酷的真相,怕知道事實後,不曉得該如何反應,所以寧願不知道,不探究,把問題丟給所謂的「專家」,事不關己,這樣就能安心過日子,直到有一天反應爐爆炸,就像發生在車諾比或福島的那樣,人民才知道事情有多嚴重,才知道自己的生命原來被人當成是賭注,如果勝過或然率就可以活下去。你或許願意拿你的生命去賭,那麼你珍愛的人的生命呢?你的父母,你的丈夫或妻子,還是你那還來不及長大的孩子?死亡和恐懼就是發生在車諾比的故事。

...

盲眼刺客-瑪格麗特•愛特伍


出版社:天培,作者: 瑪格麗特.愛特伍,譯者:梁永安,出版日期:2009/10/01


瑪格麗特•愛特伍的小說<<盲眼刺客>>是一個健達出奇蛋,也就是能讓讀者一次滿足多種願望。會這樣形容是因為,這本小說除了包含了數種故事框架,作者還拼貼不同種體裁像新聞剪報和雜誌刊物在書裡,更不用說內容涉及了政治、社會、經濟、歷史和女權主義等議題。首先,書中有三種故事框架:第一,它是一本回憶錄,由一個八十二歲的敘述者艾莉絲,娓娓道來橫跨二次世界大戰的家族史;第二,艾莉絲以妹妹蘿拉的名字出版的小說-<<盲眼刺客>>,講述一個貴婦和左翼份子婚外情的故事;最後,在上述的那個小說裡又有另一個科幻的故事,發生在辛克龍星球上。小說是從妹妹蘿拉車禍身亡開始的⋯

艾莉絲和蘿拉這對姊妹出生在一個富裕的家庭,母親在她們還小的時候就過世,之後則由家中的雇傭蕾妮充當母職,至於她們倆的父親從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戰場回來後,就無法離開酒精和女人的慰藉,在把剩下的心力都投入於家族事業上之後,便沒有餘力關注兩姊妹。生為姊姊的艾莉絲被交付照顧妹妹的責任,姊妹倆雖相伴,卻各自擁有不同的秘密。一切都始於蘿拉認識一個左傾份子-亞歷斯,兩姊妹不約而同地愛上他,三人糾葛的命運便開展了。

...

在美國-蘇珊•桑塔格(Quotation)


1. 我承認做孩子時我的確頗會念書,但我知道自己絕非書本上與自傳裡所說的「真正聰明」者,我周遭也沒有稱得上「真正聰明」的人。儘管如此,我認為只要下定決心,我什麼都做得到,我只要堅定不移、比別人更在乎重要的事,必能達到我想要的成就。因此,我認為只要我聆聽、觀察、再三反芻、花多少時間都無所謂,我必能了解這房間裡的人,他們的故事終將對我展開,我無法解釋自己為何如此篤定。可以講的故事很多,很難說你為何選擇這個故事而非那個,想來一定是你覺得這個故事還包含很多故事,它需要被說出來;我知道我解釋得亂七八糟。我沒法解釋。它一定和墜入愛河一樣。無論你選擇這個故事的理由為何-事實上,它可能源自童年的某種渴望或傷痛-它能解釋的都不多。一則故事,我的意思是一則長篇故事、一本小說,就像環遊世界八十天:當你抵達終點,你幾乎想不起當初是怎麼開始的。但是再怎麼漫長的旅程也必需有個起點,譬如,始於一個房間。我們每個人腦袋裡都藏著一個房間,等著擺設家具,等著有人住進來,如果你湊近聆聽(你可能必需先讓你所在的那個房間靜音),會聽到腦海裡那個房間的聲音。(p26-27)

2.你可以期待自己躋身心胸寬大者之林,熱情是美麗的,理解亦同,學著瞭解一件事情便是一種熱情,也是一種旅程。(p27)

3. 有時,人需要真的一巴掌才會覺得真實。當生命賞你一巴掌,你會說,這就是人生。你覺得堅強。你希望覺得堅強。重點是繼續前行。(p31)

...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