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我們住在焦慮星球-麥特·海格

 


Matt Haig的《Notes on a nervous planet》(中譯:我們住在焦慮星球)提醒我們如何在這個又忙又煩,充滿各種資訊、雜音的世界中獲得平靜。作者曾經因為憂鬱症而有想要自殺的念頭,為了不讓症狀再次發作,他試著減少生活中不必要的刺激,學著不去在意那些會影響情緒的事物,審視慾望適度簡化人生,擁抱少即是多的價值觀,接受自我,不苛責不勉強,不討好不引戰,親近大自然,也親近自己,瞭解自己,把重心放在值得愛的人事物上,活得像個人。


作者用一種備忘錄的形式寫作,每一篇都短短的,有幾篇甚至只有一個句子,讀起來沒什麼壓力,可是每一篇都能提醒我們什麼才是最重要的,要活在每一個當下,然後繼續活下去,這本書讀起來很有療癒感。雖然許多讀者可能並沒有像Matt一樣有憂鬱症,但生活在快節奏資訊爆炸的現代,我們都曾有過壓力排山倒海衝擊的經驗,時間總是不夠,內心焦躁不安,就像作者引用Will Roger說的話:「太多人都在花他們還沒賺到的錢,買他們不想要的東西,去打動那些他們根本就不喜歡的人」(”Too many people spend money they haven’t earned, to buy things they don’t want, to impress people they don’t like.)為了那些不會帶來幸福和滿足感的事情,把自己搞得身心俱疲,仿佛憂鬱症、焦慮症全都要發作,太多的時候,我們就是把自己活得這麼辛苦,單純和簡樸不是生活的主調。


書裡一開始提到我們刻意讓自己分心,用各式的刺激來遠離自己,只求不用面對內心的混亂,但那些在短時間內會讓人感覺良好(麻木?)的事物,長久下來卻會使我們覺得更糟。事實上,我們需要的不過是休息、斷線和刪減,一點點瑜珈,幾分鐘的冥想,深呼吸, 在午夜前就寢,就能讓人覺得好多了。時時關注自己的身心狀況,注意有哪些人事物或場合會引發你的焦慮,譬如Matt就是在超市裡恐慌症發作,太多人、太擁擠、吵鬧、光線,甚至強烈的味道,都不適合想安定心神的人,大自然的撫慰力量完勝「人工機械化的」社會。


我們真的不需要這麼多,這麼多的消費,這麼多的佔有,超時工作,花那麼多的時間在社群平台,接收那麼多的訊息,還有我們也不需要那麼多的擔心,擔心自己變老、不受歡迎、擔心比不上別人,擔心他人的想法,擔心自己的貼文沒有得到夠多的讚⋯⋯夠了真的夠了,放過自己,接受自己不完美的事實,就算現有的慾望滿足了,新的慾望又會出現,況且你確定你的慾望真的是自己的慾望,而不是被廣告、被媒體操弄的結果?記住Matt引述Sylvia Plath 的句子:「或許,當我們發現自己什麼都想要,是因為已經瀕臨什麼都不想要了。」(“Perhaps when we find ourselves wanting everything it is because we are dangerously near to wanting nothing.”


或許我們都該三不五時的問問自己,匱乏的是自己的心,還是口袋?到頭來,真正重要的是什麼 








...

傻子伊凡-托爾斯泰

托爾斯泰的寓言故事《傻子伊凡》,講伊凡和他二個哥哥以及一個妹妹的故事。伊凡的大哥戰士西謬為沙皇打仗,二哥大肚皮塔拉斯是愛錢的商人,伊凡耕田,自食其力,伊凡被兩個哥哥認為是個傻瓜。三個小鬼分別去整三兄弟,只有伊凡因自己的不屈不撓,免於災難。伊凡不喜征戰,不求名利,堅持用雙手勞動,他的國家反而豐衣足食,並且還能幫助有需要的人。 大哥和二哥都是貪心的人,總想要更多,所以才會讓魔鬼有機可趁,大哥靠著戰爭掠奪資源,不斷地增兵想占領其它土地,二哥靠著徵稅累積財富,人民繳納稅金以負擔他奢華的生活,魔鬼看見他們心中難填的慾望,加以利用,二人便失去了所有。反觀伊凡,娶了沙皇女兒,生活富裕,卻覺得這樣的日子沒有目標,非常無聊,他寧願付出勞力工作,而那些覺得他傻的人全離開了。魔鬼來到伊凡的國家,要伊凡組織軍隊,又想用金幣利誘人民,但所有人的日子過得太平滿足,根本不需要去搶奪他人財物,也不需要金幣去交換任何東西,魔鬼因為沒法用金幣換食物還差點餓死,最後魔鬼說要教導伊凡用腦袋工作,卻只是用語言告訴伊凡的人民,不工作還是可以生活,在這可以看出作者托爾斯泰的諷刺意味,批評那些只會動口說大話,卻從沒動手出力做事的人。 

 伊凡的國家是作者心中的烏托邦,軍事主義是不必要的殘忍殺戮,面對敵人的入侵,伊凡的人民不只採用非暴力抵抗,甚至以德報怨,讓引戰的敵人自認無趣,而用金幣交易物資可視為資本主義的根源,在這個烏托邦裡也被視為無意義的活動,這樣的行為其實就是種異化,對這些人民來說,所有的物品都只有它們的「使用的價值」,而魔鬼卻想用金幣的「交易價值」來衡量物品,並且想把這一套量化系統導入這個國家,企圖破壞,扭曲一個更真實,也更原始的世界,把金幣(金錢)放在一個更高的位置來衡量一切,一個金幣雖不能拿來吃,不能拿來飽暖,卻比食物更有價值的世界,是一種本末倒置,是一種異化,這樣做的後果就是離烏托邦愈來愈遠。在這,人民不會因為自身的慾望或被資本主義製造出來的物慾,而拚命工作,追求金錢,他們知道生命中還有其他更重要的事物要追尋,在這,他們知道用雙手工作,親近土地,就能豐衣足食,就能使生命擁有意義和喜悅。
...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