穴-小山田 浩子

 


今天教育部又宣布要停課到614日,三級警戒也要延期到那一天,下星期一出關的夢破碎了,還要繼續宅在家,雖然目前的生活比起很多人已經沒什麼好抱怨的了,每天依然保持固定的作息,只是把上班時間拿來寫部落格,但我好想自由自在的走在路上,不用擔心受怕,也想恢復每天去公園散步的習慣,外國人到底是怎麼撐過去的?不過看新聞的報導,他們的封城根本比我們的三級還要鬆散,還不是在外面趴趴走,連口罩都沒戴,聽一個認識的英國人說,「規定是這樣啦,但反正也沒人在抓」,其中還有一個非洲人真的染疫,但他還年輕又是輕症,在家休息一個多禮拜就好了,連醫院都沒去,看來身強體健還有年輕就是本錢,若早個十幾年,我就有這個優勢了,可惡啊。


昨天我的主管也開始在討論線上教學的安排了,要老師們學習怎麼用Google Meet,提供了教學影片,也有同事分享文字教學,影片大概15-16分鐘吧,文章也不長,但不知道為什麼我一點進去,努力地讀了23分鐘,還試著把字唸出聲來,但卻完全吸收不了,無法理解,腦袋自動放空,我好像每次只要看到說明書或文章就會這樣,假裝有在讀,實際上讀了什麼根本不知道,最後就是兩手一攤⋯⋯

想到要線上直播也有點困擾,畢竟我又不想讓學生看見自己在家的邋塌樣,學生又會講一些欠揍的話,什麼「老師好醜」「穿這什麼衣服」,看來在自己家也要戴口罩了。


不過一直放無薪假也不是辦法,除了會坐吃山空,不工作擁有自己的收入,也會有一種不踏實的感覺,想要貢獻自己的能力,想要靠雙手賺錢,想認為自己是個有用的人。今天要分享的這本小山田 浩子所寫的小說《穴》也剛好講到這個議題,《穴》獲得第一百五十屆的芥川獎,內容敘述女主角麻陽因為老公換工作,所以搬回老家住,麻陽因此辭職,因為不用繳房租,再加上地處偏遠不容易找工作,她暫時在家當家庭主婦。不用照顧小孩或公婆,在家也找不到什麼事可做的麻陽,連冷氣都不好意思開,就怕被人家認為過得太舒服,不敢亂花錢,只能一直睡午覺,因為睡覺最省錢又能打發漫長的時間。


「舉凡各種預定行程、繳納期限、聚會、發薪日等等,生活中一旦少了這些時時刻刻的註記,時間便會悄然滑落,使人無法把握流逝的速度。」(p34-35)


麻陽對於自己獨享快樂的暑假,而老公卻每天大汗淋漓在外工作感到有點內疚,她認為自己非得找份工作才行,她覺得自己身體一天天變得更加沈重,體內每一個細胞都有凝滯黏稠感。有一天她外出的時候,看見了一頭黑色的不知名野獸,麻陽跟著牠,結果掉入了一個洞穴中,就彷彿是愛麗絲夢遊仙境的故事一樣,她經歷了很多不知道是做夢還是真實的事,她遇見了一個自稱是大哥的人,看到了很多在玩耍的小孩,還有彼岸花⋯⋯但故事結尾又回復了再平凡不過的樣貌,麻陽在便利商店找到了工作,望著鏡中穿制服的自己,覺得自己和婆婆有幾分神似。


麻陽的遭遇是因為毫無變化的日常而想像的奇幻旅程,就像愛麗絲一樣,經由洞穴去到了另一個世界,這些經驗可以把它當成是一種心靈的慰藉,但小說結尾卻是她因為社會的觀感,而把自己困在制服中,制服象徵秩序和體系中的一份子,她不願意被認為是無所事事,而把某種世俗壓力一樣的東西背負在身上。就像大哥告訴麻陽的,她可以不用去扛那樣的角色,也沒關係,但麻陽選擇了工作回歸社會,而不是像大哥一樣當個繭居族,因為那必須承受太多的異樣眼光。麻陽雖然沒工作沒勞動,反而變瘦了,可見她的心理承受了一些壓力。這個大哥可以說是麻陽想像出來,預示自己的一種警示,大哥沒工作,沒生小孩,繭居在家,家人都以他為恥,不讓別人知道他的存在,雖然大哥很自由,雖然麻陽也想要這麼自由,但她怕被認為是米蟲,被當成是多餘的且不可被發現的存在,所以她停止了她的冒險,選擇像婆婆一樣成為一個勞心勞力的人。


看完小說,我覺得自己跟麻陽有點像,雖然我並不是自願放無薪假就是了,不過我懂她心裡所感受到的壓力。不過小說倒是給了我一個靈感,既然我又要被關在家裡兩個多星期,不如把這段時間也當作是「愛麗絲的夢遊仙境」,運用想像力豐富待在家中的時間,再不然就把它當成暑假好了,長大成人的我也很羨慕小朋友的暑假,而且還不用寫作業。非常時期,鼓勵大家擁有非常的想像力。



留言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