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在瘟疫蔓延時-馬奎斯


出版社:允晨文化,作者:加西亞.馬奎斯/著,譯者:姜鳳光,蔣宗曹,出版日期:1995/02/01

終於買到<<愛在瘟疫蔓延時>>這本小說了,因為它已經絕版,所以巿面上,網路上,二手書店裡也未曾看見過它的蹤影,不過老天爺從來都不會讓我愛書的心失望,終究還是讓我遇見了它,超開心的啦!我本來是想把<<愛在瘟疫蔓延時>>當作認識馬奎斯的第一本書,但和書的緣分就是這樣,無法強求,<<百年孤寂>>也沒使我失望!我還要再說一遍,馬奎斯真的是太厲害了啊!!!




我是在生病的時候把<<愛在瘟疫蔓延時>>看完的,本來頭暈眼花想看些簡單的童話故事之類的作品,想不到翻一翻卻更覺昏昏欲睡。隨手拿起了<<愛在瘟疫蔓延時>>,竟然就這樣一頁頁的看下去不能自拔,真不可思議!難道頭暈的時候反而適合看結構嚴謹的長篇敘述小說?


馬奎斯捨棄了魔幻現實手法,而改採用較傳統的寫實手法來寫<<愛在瘟疫蔓延時>>,並且寫的是很大眾通俗的「愛情」主題。一段愛情在時間的恆流中跨越了五十多年。讓我聯想到<<追憶似水年華>>,但對我而言<<愛在瘟疫蔓延時>>似乎更能透露出時代的背景和社會的面貌。它將六十年的拉丁美洲歷史,用事件和情節嵌入小說之中,使浪漫故事添加豐富的元素,變得更有血有肉。為什麼書名會叫<<愛在瘟疫蔓延時>>(另一翻譯為<<霍亂時期的愛情>>)也是因為那個年代霍亂肆虐死了很多人,而女主角的兩段愛情也都跟霍亂有很大的關係。

不知道大家是否都會看小說前的書評或序,我都是讀完小說才回去唸這些文章,以免有被破梗的機會。我想說的是,透過這些評論幫助,我都可以更加理解作品。就是因為如此,我才知道原來<<愛在瘟疫蔓延時>>是一部「國族喻意」的小說。馬奎斯藉女主角的兩段愛情,喻意整個國家民族的特殊歷史情況。烏爾比諾醫生的文化意識是來自法國的,他在小說中代表著高尚進步,但也反映出拉丁美洲依賴崇拜歐洲的情緒,這樣的情況持續了五十多年。到醫生死了之後,象徵著拉丁美洲劣勢的阿里薩,終於以拉丁美洲那般,堅忍不拔的靱性等到了新生活的來臨。(p8) 如果沒看到這些我根本不會想到這層喻意啊,必竟我還是太淺了> <!而我也終於明白為什麼馬奎斯會常寫到「遺忘」這個子題,因為他認為不管人類再怎麼努力,一切都會歸於虛無,會被忘記,終究是徒勞。

小說中最讓我感動的地方,不是阿里薩對費爾米納那種堅定不移的等待。其實他到底為什麼要愛費爾米納,並且花五十多年的時間去完成這個「夢」,我很不解?我倒覺得他應該去愛卡西亞妮,這個在他身邊陪伴他照顧他的人。我知道他們兩個彼此不相愛,但到頭來把七十幾歲的阿里薩和費爾米納擺在一起的難道就是「愛情」?那比較像是一種看盡一切,而願意和另外一個人做伴的「感情」。

真正令我動容的是,費爾米納和烏爾比諾那五十年的相知相守。馬奎斯把老夫老妻之間,那種生活描寫的太傳神了。不用說一句話,僅僅一個動作一個表情,對方就知道你在想什麼,有什麼事就想趕快和對方分享,會為了一塊肥皂鬥氣,但沒有對方在旁邊又會睡不著,這就是種踏踏實實的溫柔。當烏爾比諾過世後,費爾米納會在需要的時候看到他,這就是種思念。看到那烏爾比諾說的那句:「一對恩愛夫妻最重要的不是幸福,而是穩定的關係。」(p344) 我哭了。我覺得這就是一種最簡單的愛情,一種深情的瞭解。愛情應該要激烈要火熱,那麼婚姻呢?那麼要和一個人長長久久的相處下去呢?除了激情,我相信還要更多別的。如果要說費爾米納對烏爾比諾沒有激情,那麼對阿里薩就更不可能有了。

沒錯,費爾米納覺得她不自由,但哪有一段愛情不需要互相妥協?重點是對方能不能尊重你,讓你做自己。我覺得烏爾比諾讓費爾米納過得很自在很任性,讓她痛苦的是她的婆婆和小姑們。她說她所有的一切都是烏爾比諾給的,她好像附屬在烏爾比諾身上似的,那她就小看了一個家庭主婦對一個家庭的貢獻了。她甚至不知道這麼多年的相處,經過那麼多的爭吵和解還能幸福,算不算是一種愛情?天啊,若這不是愛情那是什麼?愛情本來就是由生活中的點點滴滴所累積的,只要哭過之後還可以再笑就有幸福的可能。

反觀阿里薩,他累積的,是一種執念,這種執念辜負了那些他真正該愛的人。他還因一時的性慾去染指不該染指的女人,說什麼,就算如此他的心從沒背叛過費爾米納,那因他而死的阿美利卡,不就活該倒楣,這也太自私自利了吧。然後沒有經過生活中的柴米油鹽,沒有真正在一起過日子,只因為一開始的一見鍾情,就說是愛,這對我來說太不真實,他到底懂費爾米納什麼了?

啊,我又偏離文學的角度來看小說了,就說了這是本「國族喻意」的作品,(難道不是一種老男人的幻想,不知道老年人還會想要性愛嗎?),我還把它當成愛情浪漫劇(它倒是解決了到底是要選男一還是男二的問題 XD) 以道德的角度在批判,太狹隘了我。的確如果只把<<愛在瘟疫蔓延時>>當成愛情小說太浪費了,更應該好好欣賞,馬奎斯在裡面以涓涓細流的白描刻劃出的歷史長河。不過這種分析評論就交給專業的好了,我還是繼續以我淺短的目光來看這本小說好了,哈!

留言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