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憶逝水年華-馬塞爾•普魯斯特


出版社:時報出版,作者: 馬塞爾.普魯斯特,譯者:周克希,出版日期:2004/02/21

嗯,該怎麼說<<追憶逝水年華>>這套小說呢?首先,我還沒唸完它,我只讀完了第一卷<<去斯萬家那邊>>總共兩本約五百頁左右。我手上這個版本由時報出版的,但也只出了兩卷,第二卷<<在少女花影下>>一樣分成兩本;剩下的五卷<<蓋爾芒特家那邊>>、<<所多瑪與蛾摩拉>>、<<女囚>>、<<失蹤的阿爾貝蒂娜>>和<<尋回時光>>都尚未出版。

一直就想讀<<追憶逝水年華>>很久了,但它實在很令人望而卻步,後來看<<在路上>>(浪蕩世代)這部電影,裡面狄恩給了薩爾一本書就是<<去斯萬家那邊>>,引發了我強烈的好奇心,在網路上找了找,發現這一卷已經絕版,正想放棄,想不到在逛台中的二手書店看到,當下就把它們買下扛回台北。果然,我跟<<追憶逝水年華>>還是有緣分的。


在閱讀的過程中,感覺好像漂浮在普魯斯特的記憶之流裡,漂啊漂的,那些文字進入我的眼中,好像唸了,又好像沒唸,是否真正進入我的腦海裡我也不清楚,總覺得文字綿延不絶朝我襲來,像浪花般,把我柔柔的送進了夢裡。普魯斯特擅長用一物當作開啟記憶之門的鑰匙,門一開,記憶就傾瀉而來,每一個回憶都用了很長的篇幅來敘述,像是著名的「瑪德琳」段落,或是「凡特伊奏鳴曲」的那個小樂句,它們作為引發回憶的媒介,召喚逝去的感受。譬如,斯萬只要聽到「凡特伊奏鳴曲」就會產生愛的感覺,記憶中當下的總總觸及了現在的這個時刻,那時的感受都再現了。

不過<<去斯萬家那邊>>卻是用第三人稱的方式寫作,我覺得在這,普魯斯特應該沒有辦法進入斯萬的記憶之流,並且還把斯萬糾結的內心表達如此清楚,這部分比較像是情感代入式的小說創作。斯萬對於奧黛特那種想愛愛不到,想放又放不掉的複雜情緒,真是把他折磨的半死,那一頁又一頁的掙扎也把我弄得非常鬱悶,像胸口堵著似的,呼吸不暢快。另外那些對於上流社會社交場合的描寫,那些虛偽作做的惺惺作態,都讓我覺得討厭和不奈,心裡在想難道那些人都不知人間疾苦嗎?

老實說,我不確定是否會把剩下的六卷買回來看完,因為<<追憶似水年華>>真的不好讀,不好讀並不是因為它用了什麼難解的文字或句型,而是它句子的宂長,很容易讓人迷失在其中,讀到後面會有點忘記前面說了什麼。它真的大大地訓練我的耐心和閱讀的能力,並使我見識到何謂意識流寫作。不過普魯斯特捕捉情緖的用字很精準,在字裡行間,都看得到他那敏感纖細的一面,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他描述他對他母親的愛,完完全全的把自己最脆弱無力的部分都表現出來了,一點都不怕人家笑喔> <!

留言

相關文章